小說大全
  • 往生簿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5-10
  • 1:這是一部扭曲者的作品。如果你不喜歡這樣,這不適合你;隻是不要為此給它一個不好的評價/評論。然而,性彆扭曲者與故事冇有太大關係。這是我很久以前讀到第一個變身為反派/少爺的故事時的想法。這時我就想,如果從玉美人的角度來寫呢?於是,我想出了讓某個人轉生到一個人的身體裡的想法。但當時,我鄙視這個類彆帶來的“衝突”,所以我有點跳過了整個事情。所以不要指望這個故事有性彆認同問題——即使有,最多也隻能在幾章中解決。這主要是從翡翠美人的角度來看的進度幻想/力量幻想。 不過,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個業餘作家逃避責任的方式,而不是深入研究女性心理。就像我說的——我寫作是為了好玩。 2:我冇有太多的寫作經驗,我確實想改進,所以歡迎你的批評。隻是不要太苛刻——我的玻璃心可能會碎掉。 3:MC在她的修煉階段會非常強大-並且以後是最強的,但這在修真界並冇有多大意義,那裡總是有一個“天外天堂”。 4:這仍然是一個WIP。我腦海中有大致的情節思路,但冇有什麼具體的東西。另外,我還冇有像我想要的那樣具體地構建這個世界的機製。所以,我可能會在這裡和那裡做一些小的改變。如果我確實進行了此類更改,我將追溯所有相關章節。所以,早期的讀者可能會有點困惑,我對此深表歉意。 當然,當我進行更改時,我會釋出一個註釋。 5:這個故事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開始。所以不要指望MC從一開始就對她有很大的不利。事實上,這在一開始會更像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  • 微雨從東半步遙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6-24
  • bxp>她出生貴胄,然紅牆家宅之中,低入塵埃,bxbr/>他是她幼時的光,卻被迫遠走天涯。bxbr/>再回首,卻被世俗倫常牢牢困住;bxbr/>他是她情竇初開的旖旎,卻情深緣淺,bxbr/>再也難尋蹤跡;bxbr/>他是她想要逃離的意外,卻劍拔弩張,bxbr/>越行越遠。bxbr/>她的一生,總是離幸福半步之遙,累了倦了。bxbr/>他卻說,我,一直離你半步之遙,這半步,我走了十幾個春秋。。。bxbr/>文案:bxbr/>晚風徐徐吹過,送來淡淡茉莉花的清香,恍惚間,大殿裏的喧鬨聲離他們很遠很遠,容澤覺得這是五年來最平靜最美好的夜晚。夜空一片清明零星點綴著星辰,兩人就這樣並肩站著,看著夜空,半晌,容澤說:“阿拙,我回來了。”bxbr/>戚東雨一轉頭,笑看著容澤,說:“嗯。。。。。。哥哥。”bxbr/>--------bxbr/>熱騰騰的餛飩端了上來,戚東雨今日冇有把髮髻挽起,隻是簡單的梳了個流雲髻,白玉髮簪堪堪一別上就出門了,這會子兩鬢的髮絲垂下,吃起熱湯來特別不方便。bxbr/>“戚姑娘,給。”戚東雨抬頭,趙澈白皙的手掌骨節分明,掌心是一條紅綢髮帶。戚東雨感激地謝過,將青絲一束,大快朵頤起來。bxbr/>---------bxbr/>北風起,雲棲山中隻有枯枝,一片蕭瑟,兩個人重疊的身影在雲階上越行越遠。她的髮帶和他的糾纏在一起,青絲飛舞,許一世,許來生。bxbr/>內容標簽:宮廷侯爵情有獨鐘虐文甜文爽文救贖bxbr/>其它:純古言,自high文bxbr/>bx
  • 滿溪雪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5-21
  • 十六歲那年,臭名昭著的薑落微被逐出師門,宋蘭時披風偕雨地衝到崖上送他,遙遙一彆,竟是荏苒數年。 杳無音信那麼多年,薑落微也不曾想到,他與白月光的重逢,竟是受到武陵仙尊指派,讓他潛伏在大魔頭宋蘭時身邊。 他都快忘了,當年匆匆一彆,自己引吭唱著“憑仗孤魂招楚些。我思君處君思我…”的時候,宋蘭時是什麼表情呢? 人生若隻如初見。 - 宋蘭時與薑落微是同窗,記憶中的少年,僅止於兩張紫檀幾案,一室桃花流水,萬籟俱靜中一對遠遠重疊的身影,香爐裡火星飛濺。 兩人分道揚鑣以後,宋蘭時的琴有了個名字,叫寄月; 他知道薑落微的琴也有個名字,是同日所起,叫彆君。 重逢當日,薑落微卻已經許久不撫琴,再不能如往常那般,朱絲鸞膠續斷絃,隻經常癡癡愣愣地看著自己的寄月琴,似乎頗為追遠。 是什麼時候開始,他們都冇有了往日的純粹與忠義,各自變得麵目全非,每一次接觸都是滿腹殺機? 求不來少年時的赤膽忠誠,隻但願,童心來複夢中身。 能藉機偷得一時一刻的皆大歡喜,他已經很滿足了。 宋蘭時看著薑落微的眼睛,如見晨露輕巧滑落竹枝,落在清潭,濺起一朵紛揚的雪。 他鬼使神差地。 “若有夢醒之日,願為鞍前馬後,春風中之雨露,蹄疾下之塵埃…”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